『方便面记』求医记


  文/方便面伯爵

  晚饭过后去看医生,母亲介绍上陡门的一位草药师傅,据说以前是部队里的军医。我们进门时,草药师傅正在忙着抓药。简易的木架分割开几层,摆满草药袋。抬头瞧见我们,微笑点头。

  

  草药师傅年纪似乎不小,头发已经花白,腰杆挺直确有一副军人气质。桌子上满是草药,小铜秤放边上,这会儿正忙着包药。屋外躺椅一位病人,头歪向一边,看上去很疲累,我坐在旁边等着。

  

  这是两栋楼之间,有个小花坛,杂七杂八的种着不知名的草木。中间一棵树看上去也瘦瘦的,不过长得很高,枝叶向四周张开,几乎将两个二楼连在一起,遮出一块阴凉地。我仔细瞧那叶子,它们不大却绿。这时草药师傅招呼我过去,他整理好一张竹片椅,让我躺下。我摘下眼镜躺好。草药师傅从盒子里拿出一枚银色的针,我心里有点紧张,第一次针灸。

  

  针插入身体有些微疼之余就是麻痹,接着整支胳膊酸麻,我的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草药师傅在旁一边切脉一边告诉我放松。这麻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难受,我无法放松下来,好不容易熬到针拔出我开始有点眩晕了。老实说,我不知这针灸是否有用,我的感觉太不好。

  

  临走时草药师傅告诫我,要忌口,生冷,油腻,肉,海鲜都不能吃,要吃清淡,我想这倒好真的要吃斋了。在回来的路上,我觉得手脚发软,但还是坚持着走回家,我有点不相信医生,宁愿自己回家吃点药,躺着自言自语,等待身体慢慢恢复。忌口的事情……,或许有点道理。

  

  到家,又一阵眩晕,欢仔早蹲在门口大声叫唤。有趣的家伙,最近又胖了很多,全因老爸近日给它开小灶(很多大虾米,螃蟹)。每日见它能吃,能睡,能拉,能跳,没什么心事烦恼,心底里蛮羡慕。不行,把它抓过来捉弄几下,把欢仔的脸同时向两边拉开,哈哈。

  

  病,似乎好了许多。

评论
热度(1)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