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雄鸡法兰西


文/方便面伯爵


  法兰西——高傲的雄鸡

  

  有位旅居欧洲多年的作者说了一个笑话:“英国人从法国旅行回来,都会感叹道,这地方什么都好,气候,地理,风景,女人,就是法国人太多了,要是没有那么多法国人该多好啊。”

  

  法国曾经是欧洲的中心,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还是文化上,都是欧洲其他各国仰慕妒忌的对象。不难让我们联想起中国唐朝时期。法语,法式酒会,法国大餐都成了上流社会的标志,这些方面一直延续至今日。法国首先提出三权分立的制度,这是联邦制的基石,可是法国自己却是中央集权制的国家。法国人对各自有多少性伴侣很感兴趣,并可以公开谈论它,但是绝不会向人透露自己的财产情况与政治主张。以至于丹布朗在《达芬奇密码》一书中不停的讽刺法国人,说法国男人把男子气概都用在了床上,受制于乡下矮子(指拿破仑)的颐指气使;又特意描写主人公坐车在夜里开进巴黎的某个公园,遇见上半身女人,下半身男人的“妓女”上来拉生意。法国人对“情人”现象很看的开,白桦在文中谈道,他有一个法国朋友是个古董商人,一次他们在街上碰见那位朋古董商人的父亲,他父亲正挽一位时髦的年轻小姐,白桦觉得很尴尬,反倒是古董商人大方的替双方介绍:这位是我的父亲,那位小姐不是我的母亲。

  

  法国人会说:英国人保守,德国人不会享受,美国人粗鄙等等,不一而足。法国人当然认为只有法国是最好的,连到国外度假,抱怨没法国好,非要将度假地布置成法国样式才满意安心的度假。对这一点很多人不理解,既然都要法国式的,为什么不待在法国度假,何必跑到国外去,不过似乎没有法国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法国的服装,香水,红酒,设计方面在世界上是一流的,法国人也很为此骄傲,近年来意大利的米兰时装冒起,渐有取代巴黎之势,很多人渐渐喜爱购买意大利奢侈品,其中也包括很多法国人,让法国人又羡慕又嫉妒。在烹饪方面法国人也一样认为法国菜世界一流,不过面对中国烹饪时,法国却会小心翼翼,既不敢说超越中国,又甘心屈居,如有中国人对他们说中法烹饪方面都是并列世界的,他们会极为愉快,连声附和,并大赞中国烹饪。

  

  据说当年梁启超旅行欧洲,记述法国见闻,男女白天在公园,街道上公然亲吻,旁若无人,异域风俗实在奇异。别人读了他的文章,都大为不信,斥之太多荒诞,天下怎有如此不知廉耻之事。中国从清末走来已经这么多年了,满世界都是华人与中国餐馆。依旧有华人对法国的亲吻礼仪很不习惯,每日公司开始工作或开会之前,各人都要亲吻一番,而且绝不能草草了事,不分男女;一日工作结束前半个小时,都要亲吻告别,即便过会儿要一起聚餐也不能例外。有时华人为了避免此礼仪习俗,常要赶紧先伸出手,以握手代替。如果说法国人排斥外国人,那巴黎人也同样排斥外省人(在中国也有群上海人),但法国人却以挤入巴黎为荣,人们以在巴黎念过大学而炫耀,爷爷会对孙子讲诉自己当年在巴黎如何如何生活,那是个伟大的城市;如果在法国郊区有幢房子,即便是简陋的小平屋,也是非常好的炫耀资本。如果有法国人对你说:您真是优雅,您外婆一定是巴黎人吧,这可是极大的恭维。

  

  让法国人最不高兴的事要数语言问题,竟然让模模糊糊表达不清楚的英语占领了世界,据说一次联合国会议上法国代表拒绝用英语发言。法国法律规定了电台每天都要足够时间播放法语节目,在其他方面也都不遗余力推行法语与法国文化。法国在各个殖民地搞文化沙龙,以此为殖民手段之一,因为法国人觉得自己的文化是最好的,他人理应愉快接受,并心存感激。法国的推行手段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当今世界确有很少地方,不少人以法国文化,法国作派为上流身份象征,尤其是那些穷非洲国,在他们的国家里酋长,总统们喝咖啡,打高尔夫球,建法国度假村享受上流社会的生活时,他们的人民却在贫困与饥饿中挣扎。英国的殖民方式是带去商业规则,注重商业诚信,为联邦增加贸易,确实也为殖民地带去了现代商业文明,所以英国的殖民地往往兴盛,在宿主国离去之后,依旧繁荣(香港,澳大利亚,新加坡等);而法国殖民地却无改观,依旧贫穷落后,常需要宿主国资助,也让法国人头疼不已。

  

  美国的一部老电视剧《成长的烦恼》,其中一集西维夫妇去法国旅游,麦琪在飞机上看到埃菲尔铁塔时就激动不已。他们住进了巴黎昂贵酒店,麦琪却得了阑尾炎住院了。杰生为了哄麦琪开心,在床边扮鬼脸,结果被麦琪赶了出去。他独自在巴黎街头闲逛,在香榭丽舍大道上,在卢浮宫,在夕阳下徘徊于塞纳河畔,虽然对着美景却是一副孤独的身影。这集可称为美国人眼中的巴黎掠影。


  


  凌晨两点,人们坐在香榭丽舍的露天咖啡馆里谈论艺术,爱情;在夕阳下的塞纳河畔散步;在卢浮宫拱形艺术大画廊里观赏名画……。这些描写确实优美而浪漫,让读者向往巴黎生活,但真正的生活是否如此呢?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评论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