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他人之乡




文/方便面伯爵

  这会儿应该到站了。我努力想象离家多年,忽然回到故乡会是怎么样的心情?我没离开过,一直这么待着。

  

  中国文人很喜欢写离愁别绪,以思乡为题的文章甚多。中国流传最广的诗句,像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每逢佳节倍思亲”);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诗句我们从小学课本里便已读到,但这些诗句对成人会有影响,因为儿时不大能理解,也不能感受到作者思念家乡的感情。余光中关于思乡愁绪的文章写的很美,在《从母亲到外遇》里,他将大陆比作母亲,台湾则是妻子,香港和欧洲分别又是外遇与情人。离开“母亲”时是风吹黑发,归来时已是雪满白头,作者是多情的。《故乡的记忆》是陈逸飞的一幅油画,据说是周庄。画中青色石桥,瓦屋,临着河水的木门台阶,从此向世人打开了世外桃源,打开童年的记忆。人们从这里寻找故乡的记忆,寻找远年的童趣,寻找自己的人生与生命的起点;在多年的风雨之后,对江南小镇的眷恋越发痴迷。

  

  小发是个工作狂,说是为了半年旅游才半年赶工的。小霓到处旅游,去过很多地方,最近游了西湖断桥。阿欢也到过不少地方,是因为打工,故乡在南昌。

  

  用Google地图搜索南昌时发现滕王阁在南昌市赣江滨,以前从没注意过,其实大多数人知道滕王阁最先是从王勃的《滕王阁序》开始,那时王勃才26岁。据说当时洪洲牧阎伯屿,将滕王阁装饰一新,邀请了众多宾客,原想将准备好的文章在宾客面前假装即兴创作来向众人夸耀,宴会间主人装模作样请宾客赋文,宾客自然大多知情识趣推却,但王勃却接过笔来大书起来,阎伯屿起初大怒,后来见写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他大为惊服,主动请王勃继续写下去,可见唐朝人有诗文才,也有胸襟宽广。全文以诗结尾: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以诗文造就千古景致是中国文人之擅长,能将普通的场景写成天上人间,何况是名胜古迹。除《滕王阁序》外,造就之最的要数《枫桥夜泊》里寒山寺,据说日本学校课本里就有这首诗,很多日本人来中国旅游,都要去寒山寺撞几下钟,听一听这从小就神往的钟声。是寻找景致,不如说是寻找记忆,儿时从诗文读到的景致,如今真的见到,亦如见到了自己的童年,这种对远年记忆追寻与踏访,随着年岁增长,逐渐成了抹不去的情结。

  

  我的情结又是什么?阅读那些地理游记,阅读他人的记忆,在方寸世界里游荡,也没从想过要去看看读到描写,现实里又是怎样一副光景。我依旧这么待着,哪也不去了,熟悉的地方不会有风景。

评论
热度(1)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