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我与我言


  文/方便面伯爵

  看着钟表上的时针一点一点转动,时间在流动,生命在流逝。

  

  可我感觉不到,无丝毫感觉,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有一天,揽镜而照,忽然惊觉一张变形的脸,依稀眼熟。什么时候成了这副德性,眼睛青肿,粗脖圆脸。额前至顶,头发渐稀。恐惧,原来时间真的在流动,生命在流逝。少时爱照镜子,留长发,染成红色。每日去学校,要关心衣着打扮,心里想着今天那可爱的女生今天会不会跟我说话。日子悠闲,日日晃荡,从无心事烦忧,无需担心明日,过着没心没肺的白痴日子。

  

  令人怀念。

  

  如今呢?除了胡渣脸,还有其他变化吗?对着电脑与自己辩论,我与游离着的我对话。你是谁?从何而来?你想做什么?生活吗?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生命的流逝。也在寂寞时,想起她吗?现实与想象的不同,说一套,做一套,写一套,哪个才是真实可信的?逐渐丧失信心,可是思念却没有被赶走,安静时它缠绕着你,吞噬着你,只有心焦苦涩与深入骨髓的寂寞相互撕咬。

  

  远处记忆清晰,却想不起上午做过什么,昨日似乎也写过日志,不翻看一点也记不起内容。像是梦呓的文字,碎片般流散。

  

  早年取过一网名:勾栏瓦肆。

  

  在聊天室里晃荡,人家问:名字真古怪,什么意思?

  

  答曰:书上见的,“勾栏”古代艺术表演的场所,只是那时艺人白天卖艺,晚上卖身,身份低微,所以“勾栏”也指妓院;“瓦肆”就是古代的低级酒馆,瓦舍,酒肆,也有曲艺表演,属于市井底层人士聚集的地方,也可说贫民窟……

  

  如此这般,人家早就跑了,最终也那只是自言自语。

  

  生活需要那么多技巧吗?说话需要那么技巧吗?互相显示手段,争利,争名,争女人?要人情世故以融入家族集体生活?要学外语,背诵国学,学车,学电脑提高素质?需要很多东西来填补空虚,需要很多食色来填补欲望。文明走到十字路口,世界无极。

  

  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

  

  叔本华说:世界是我的表象;

  

  庄子梦见了蝴蝶;

  

  孔子说仁;

  

  老子说道;

  

  释迦牟尼说佛;

  

  耶稣说爱;

  

  牛顿说力;

  

  弗洛伊德说性;

  

  爱因斯坦说一切都是相对的;

  

  喔,垃圾桶满了。收拾收拾,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现在我是在做梦,那醒来时,我会在哪?

评论
热度(5)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