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那个铜豌豆


  文/方便面伯爵

  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阎王亲唤,鬼魂来勾,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痛快,痛快。

  

  勾栏瓦肆间,潇洒也清狂,这“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生不癫狂死不休。初识老关是在很多年前。那时挑灯夜读,沉迷于方寸间,不闻世事,不闻人情。身体瘦瘦,岁月悠悠,虽孤独却不寂寞。少时阅读也少,但每每投入而强烈,后来见识稍广却感觉麻木,常弄不清自己怎么想。走神是常有的,也许和身体状况有关。

  

  初办图书证时,几天要去一次。借书总嫌书太薄,不够看。而今一本书,翻上几页就烦躁,常续借几次都未读完,感觉自己越来越半吊子。

  

  走在路上脑袋一片空白,似乎活在他人的梦中,他人一醒,我也就消失了。“庄生晓梦迷蝴蝶”,到底是我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我?庄子的思考延续了千年,今人依旧没有确切的答案。

评论
热度(1)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