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流火


  文/方便面伯爵

  几日高温,烤得人昏昏沉沉,在电脑前几乎坐不住。开空调的时间越来越长,身体温度调节几乎要丧失。坐一会儿,躺一会儿,一会儿席子上,一会儿地板上,感觉疲累,却怎么也睡不着。

  

  起身独自在房间里踱步,时间被一分一秒被消磨殆尽,流于虚妄。既是如此,为何要等,等什么,等多久?习惯了等待的人,其实不知道真正要等的是什么,不知等多久,也不知是否能等到。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对着白墙吟诵它时,仿佛见到威风了一世的霸王项羽,保不住自己的爱马,保不住自己心爱的女人,穷途末路,乌江自刎,无可奈何的悲哀。汉末的吕布凭一身无敌勇武也同样保不住赤兔貂蝉。汉初兴盛的开始,汉末后几百年的纷乱,都会演绎悲剧始终,让人唏嘘不已。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精神涣散时最适合做什么?在席子上打滚?抓自己头发?对着镜子,说些不相干的闲话?还是反复听已经听厌了的故事?

  

  晚饭后,老爹老娘会出门散一会步,回来时会记着给猫仔带几株狗尾草。刚进门口就被它发现了,隔远就兴奋的叫唤着,乐呵呵得跑过去,叼住一株往回跑,躲在角落里大口的撕咬。我不知道别的猫是否也喜欢吃草,猫仔也挺古怪的,它很像我。

  

  这些场景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说一样话,吃一样的菜,仿佛掉入了时间的循环,生命却悄然流失着。还有什么要做的事,有什么想要的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成了一种负担。

  

  很是疲惫。

  

  烦躁不安,几乎想不起任何人的脸,模糊不清。生活的糨糊搅动,五颜六色,光怪陆离,分不清,道不明,逃不离,丢不弃,避不开……

  

  头越来越重,似要压垮脊椎。弓腰曲背,歪着脑袋,凸眼呆望屏幕。真是一副可憎的形象,才没多少年头呢,这臭皮囊就捱不下去了吗?

  

  哈……哈……,笑,大笑。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 ……

评论
热度(6)
  1. 静水流深方便面伯爵 转载了此文字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