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夜乐


  文/方便面伯爵

  厨房对面是一片菜田,夏夜会传来稀稀落落蛙鸣。如是雷雨天,蛙鸣声群起群落很像金属音。周作人先生在《苦雨》一书中用了一个词叫“蛙鸣成吠”。我想可能是文人的想象吧。

 

  独自坐在电脑前,倒杯果汁牛奶,喝起来很甜,略带果香,容易腻,尝两口便放下了。播上一段老歌,整个人仿佛被吸干,软弱无力。

  

  神情呆滞,心却着了火般恐慌。渐锁紧眉头,怀疑蔓延。怎么!你无法保持平静了吗?也许从来就没有平静过,那只是记麻醉药。

  

  再来一段三味线;

  

  拨子强力敲击弦柱,频率渐增,抖动,时而俏皮,时而苍劲,在高潮处破碎散落,剪断余音。让人产生打击乐器的错觉。

  

  下一首:《時の旅人》

  

  除了小霓这个疯丫头,多数人并不欣赏三味线,无感觉。也许小霓也是勉强敷衍我。不知小霓是否在家,阿欢、豆奶、小胖可能还在,这些人会在大清早六点准时来偷萝卜。

  

  欢仔从窗口跳下,弄的一脸黑乎乎尘土。不知这家伙今夜又从隔壁哪家玩耍回来,蹲在椅子边上呆呆的望着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乐声转轻缓,到了:《草原の彼方》

  

  音乐渐弱,直至无声,房门内外一片静谧。

评论
热度(3)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