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是冷淡,还是热情


  文/方便面伯爵

  是冷淡,还是热情!小霓说:冷淡,假装热情。 ­


   ­


  壁顶上趴着只大蛾,深褐色,一动不动。风扇吹在身上发冷。欢仔躺在被子上,蜷成一团,鼻子顶着它自己的屁股。 ­


   ­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


   ­


  徐克的《东方不败》一直是喜欢的影片,动作之流畅,江湖之浪漫,不变的政治寓言,组合在一起以漫画式呈现,确为难得的武侠佳片。十多年来,也不知反复看过多少次。今夜又重播一次,参杂着回忆,在童话与现实之间游荡。某一刻身子似乎被拉伸在时间线上,无力抗争。线性生命形式,线性情绪的延伸,怀念或是沉迷。 ­


   ­


  风吹动蚊帐一角,无眠的人儿今夕又该何处着落? ­


   ­


  生活似乎从未开始过,却已末路。或许也该打开瓶酒,让它在灯下浮动着深红,试试人们所赞叹的诱惑;或许也该点上只香烟,灯光映出烟的轮廓,在上升过程中变形,消隐。吹出一口,又是另一种形状。反复着,慢慢看它燃尽,烟灰轻落,静然无声。 ­


   ­


  是冷淡还是热情?是空虚还是寂寞?是癫狂还是矜持?是绝望还是守望?­

评论
热度(1)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