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今夕无情


文/方便面伯爵
猫在枕头上打呼噜,每次见到它都会忍不住想念起一个女人。老实说对此我很恼火,恼火谁?当然是自己。 ­

   ­

天涯远不远? ­

不远! ­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 ­


明月是什麽颜色? ­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那?

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麽样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彷佛是空的!


…… …… ­


初读《天涯明月刀》时,我还在念初中,从没见过这样写的武侠小说。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印象极为深刻的句子,很多年后,我取了一个网名:苍白的手。


古龙说,写《天涯明月刀》,是他最感挫折,最痛苦的时候,原因则是当时古龙的婚姻失败。这部小说无所顾忌,通篇多是诗一样的语言,很具古龙特色;之后古龙有所收敛,直至最后遗作短篇《猎鹰·赌局》中才又读到那意境悠远,富有诗意的语言。难怪人说,痛苦是创作的第一源泉。


古龙小说中的人物大多疯子,变态,他们都喝酒,狂饮似醉,却清醒无比。古龙说,那是因为痛苦,痛苦总是让人保持清醒。傅红雪是个残疾。他走路时右腿向前跨出一步,左腿跟着拖上。他不大喝酒,他压抑,他有仇恨。

人问:“你喝酒吗?”

答曰:“不会喝。”

人曰:“男人不会喝酒倒是少见。”


嗯,确实少见。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喝?因为我从没醉过,至少是没因为酒而醉。其实能醉人的何止是酒呢?这世界上能让人沉醉的东西太多,不能沉醉也能沉迷。沉迷于某部剧集;沉迷于某段情感;沉迷于某场盛事;沉迷于某些躁动。张旭狂饮草书圣,太白三杯诗百篇。他们也是真正想醉而不能醉,只能沉迷于诗书酒乐;醉了千年,将来还会继续醉下去吧。­

评论
热度(3)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