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侧面爱玲


  文/方便面伯爵

  “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子,上面布满虱子,何其尴尬,可是没有人躲的过,幕布已经拉开只能继续。” ­

   ­

  人们称张爱玲为本世纪中国最优秀,最惊恐不安,也最沉静的女性作家。不论是谦逊还是骄傲,都是自身旋转,都是排斥外物。张爱玲以一个女性的天才,看透了人生。她不食人间烟火,她飘向虚无,却又在边缘打捞起了自己。于是有了《倾城之恋》、《茉莉香片》、《半生缘》、《十八春》、《金锁记》、《心经》等。将艺术镶缀的如此世俗,又世俗的如此精致。仿佛远远望见小楼上推开一扇窗户,一个女孩正安静的瞧着下面的世界,这女孩只给了我们半张脸,另一半,她用笔写了出来。 ­

   ­

  《金锁记》里的曹七巧被压抑的情欲折磨成了变态。她痛恨她想要而没有的,她的报复像挥动的剃刀,割断了儿子的婚姻,女儿的爱情。将两性心理,性格和行为之间的联系,分析并用小说的形式推向极致。 ­

   ­

  《心经》大胆描写禁忌的情欲。许小寒畸恋上了父亲,那时她才十二、三岁。她排斥母亲,留恋儿时。她既知道自己的畸恋是违反伦理注定悲剧,却又无法自拔,而且执着到底。她是这样发自肺腑表白的: ­

   ­

  “我是一生一世也不打算离开你的,有一天我老了,人家都要说:她为什么不结婚?她根本没有过结婚的机会!没有人爱过她!谁都这样想,也许你也会这样想。我不能不防到这一天,所以我要你记住这一切。” ­

   ­

  …… …… ­

   ­

  一九九五年五月八日,张爱玲一个人在纽约的公寓,安静又孤独的离去。­

评论
热度(9)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