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呢喃


  文/方便面伯爵

  说过什么,写过什么,完全没有印象,不知从何时起,竟有了过目而忘的特技。第十首是《天上的风》,慢慢悠悠,它很像我。 ­

   ­

  把手伸过去一点,再过一点,到极限。 ­


  够不着。 ­


  这是谁的脸?长了很多毛。邋里邋遢,像个糟老头。 ­


  曾经有种寂寞深入骨髓,把生命热情吸干,凝结成冰点。 ­


  在墙上抓出道道血痕,殷红鲜血爬过白墙,在末端结成红珠儿。 ­


  应该咬开那人的喉咙,将生命从他血管里一丝一丝地抽走。 ­


  呻吟声越来越弱,变成一条破布袋,软软垂下。 ­


  背上的鞭痕,每日都新鲜。 ­


  你这个该死的萨德主义者,都不腻吗? ­


  冶艳 ­


  用舌头舔嗜血痕,伤口快要结疤了。 ­


  撕咬吧。 ­


  互相撕咬吧。 ­


  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不大胆一点呢? ­


  是睡不着,还是不愿睡? ­

评论
热度(4)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