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永远的寅次郎


  ■文/方便面伯爵

  “路上旅途已是深秋,村庄尽头那亲切的笑脸映照着火红的夕阳,乌鸦长鸣的飞向天边。此时,就在此时,我思念着故乡的叔叔婶婶,还有妹妹樱花……” ­

   ­

  边看《寅次郎的故事》,边吃着刚在微波炉弄热的炒面。我坐在地板上,旁边放着半瓶昨日喝剩的可乐。现在时间午夜一点。 ­

   ­

  寅次郎是父亲平造与一名艺妓的私生子,刚出生时母亲就抛弃了他,是一个很可怜的出身。他在16岁时跟父亲大吵了一架后离家出走,四处流浪。 ­

   ­

  电影的第一部是二十年后,寅次郎第一次回到故乡,东京都葛饰区柴又的寅屋。这时寅次郎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剩下叔叔婶婶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樱花。寅次郎做为家长,参加妹妹樱花的相亲会。寅次郎本是个市井小民,人称“放荡疯癫的阿寅”。在妹妹的相亲会上多喝几杯后,在餐桌上大讲关于“屁”和“屎”的下流笑话,出尽洋相,结果导致相亲失败。山田洋次导演为这段戏安排的文字游戏很是幽默。寅次郎破坏了这场相亲,但自己却并不知情,喝醉酒的他回到寅屋还要胡说八道一番,结果跟家里大吵一架后又怒气冲冲地出走了。 ­

   ­

  寅次郎在各地旅游景点摆摊讨生活。他遇见了葛饰柴又里一座名为“帝释天”寺院的主持。在外地遇见故乡熟人,寅次郎很高兴,热情与他聊天。结果看见与主持一起旅游的一位美貌小姐,原来是主持的女儿。寅次郎一见钟情,于是更是热情的主动伴随游玩。日本女人盘起发髻,穿着和服的,始终温柔含笑样子确有一种异域风情。寅次郎伴游过程中,是越看越爱。最后主持的女儿说起家里妹妹樱花非常想念哥哥,并劝说其回家,寅次郎心动。 ­

   ­

  邻居印刷厂的工人阿博爱上了寅次郎的妹妹樱花,他拜托寅次郎做媒。寅次郎糊里糊涂,把事情办砸了,回复阿博让他死了这条心。老实认真的阿博被激怒了,终于鼓起勇气跑去面对着樱花倾诉自己的心声: ­

   ­

  “我往屋外望去,可以看到你房子的窗户,早上起床便能看到。你揭开窗帘,打呵欠,整理被褥。在星期天,你快乐地歌唱;冬夜,你一边读书一边哭泣。在工厂的三年里,每日都很享受与你见面的一刻,这是我在三年期间唯一渴望的事。我要走了,樱花小姐,愿你幸福,再见了。” ­

   ­

  这段倾诉的台词质朴真挚,演员的表演也很精彩。阿博在倾诉之前,心情激动,眼眶湿润,表情痛苦。阿博一边回忆自己三年来暗恋樱花的美好回忆,一边诉说。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表情随之渐渐的舒缓,继而温柔笑容,表情从痛苦转为幸福,最后说到告别时又变成伤心,而眼睛里充满泪水。我想观众也会感同身受地体会到阿博对樱花的深情。而樱花的表情从阿博倾诉感情时的害羞甜蜜,渐渐转变阿博说要离开时的惊愕着急。整个过程波浪起伏,表演的非常细致传神,可以看出日本电影简约精致的风格。 ­

   ­

  在樱花与阿博的婚礼顺利完成后,寅次郎却因为主持的女儿嫁人而失恋,他又戴着旧帽,提着旧箱,穿着不合身的旧西装,踏着木屐,漂泊去了……。 ­


  电影基本上都是山田洋次导演,自己写的剧本。以后每部电影故事模式都类似的基调演绎。每次寅次郎漂泊回来,初始家人团聚非常高兴。继而他这个“不务正业疯疯癫癫”的人与柴又的正经人们,因生活方式,价值矛盾而冲突吵架出走。每部电影寅次郎都结识美丽貌女人,真诚的帮助对方;每次都恋上对方,想结束流浪,过安定的生活,却每次都失恋而重新流浪漂泊。 ­

   ­

  日本是一个岛国,海水和蓝天是最主要的景色,海和天代表着自由。一整套四十八部作品展现了全日本童话般的自然风光与质朴善良人民的普通生活。看着这部电影,我们很难将之与二战时,南京大屠杀的兽性日军联系在一起。在日本家族观念强烈,等级严森的社会中,寅次郎这种不务正业,不养家,疯疯癫癫的人在电影中让人厌恶操心,却受到现实民众的欢迎,特别是上班族们极大的喜爱。由此可以看出日本人矛盾性格,正是过度压抑后,又过度放纵而形成的。一位叫白桦的作家,在《丑陋的欧洲人》这本书中,评论德国人身上同时具备天使与魔鬼的特质,我们在日本人身上也能发现了类似的特质吧。 ­

   ­

  电影我已经看了很多次,每次见到这个四方脸,眯眯眼的寅次郎时,都会回思起自己的生活。在都市里生活的现代人,看似安定,心却在流浪。流浪在某间装潢考究的咖啡馆;流浪在旧城一条风情的旧街巷;流浪在一部电影的情节;流浪在怀旧音乐的旋律;流浪在一本小说故事;流浪在自己建造的精神家园。­

评论
热度(12)
  1. 马猴烧酒方便面伯爵 转载了此文字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