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山居雅舍


  文/方便面伯爵
  我常要厚颜吹嘘自己乃山居之民,全因所住小楼附近有座山。 ­ 

   ­

  山被开凿了一半。远远望去半青半黄,十分有中国特色。小楼近处有条河。河面窄小,河水黝黑。站在楼上俯瞰,或会误以为是油渠。河的对岸是几亩菜田。附近居民种上绿油油的一小片瓜果蔬菜,乃是此处第一美景。住在这山水田园之间,令人“心旷神怡”之余,也使得这附近的居民们心胸开阔,豪气干云,骂起街来也是音量高亢,大有燕赵慷慨悲歌之士的气魄。   ­

   ­

  我房间的窗户正对马路。机车、货车、公车等半夜飞驰而过,声音尖锐。但于我这夜半游荡之人却并无不适,只是这附近居民却无此福分了。马路与我窗户之间紧挨着一幢矮楼。楼顶阳台正与楼下一层齐高。不知是否以为这楼顶阳台是隐蔽处,夏夜常有邻人来此私语。可能是两座楼房挨得太近,邻人私语声常要随风荡漾而来,惊吓猫仔,扰我清静。 ­   ­

   ­

  我单身多年,生活散漫。故房间是没有什么装饰的,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一柜。柜子很小,装了杂物和少量书本杂志后再无多余空间,衣服裤子也只好委屈的挂在门后受尘灰骚扰了。有时坐在床上对着一面大白墙也确实无趣,时常有奋笔涂鸦之冲动。画上开阔大江,几叶孤帆驶于江面,拖出长长地一条浪花。远处青山如黛,交错于水天之间。近处草木繁盛,修一亭临江而立。亭柱上有题咏或楹联,顶上横一匾额,隐约书有“望江”二字。亭中二三人对饮抚琴。再以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题于江亭之间……。如有这么一幅水墨江南直接作于墙上,心烦意乱时望上片刻,岂有不胸怀大畅之理。只是可惜我既无绘画之艺,也无书法之才,只能空想作罢了。 ­  ­

   ­

  夜间寂寂,小猫酣睡,自言自语不成篇章,打发无聊时光。­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