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朝花夕拾


  文/方便面伯爵

  小时候一个人游荡习惯了,也就没有寂寞或不寂寞这样的问题。不过一个人有时也很无聊,常要在纸上画些小人玩耍。 ­­

   ­

  从顶部画一条竖直的短线,再从末端画一个扁的等腰三角形,然后从三角形的横边中间画个半圆,就是一盏带灯罩的吊灯。有了灯光,照亮了房间。再画一张床,两头一竖,中间一横,床的一边隆起一块算是枕头。再想画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可总是画不好,可能从没仔细瞧过人们躺在床上时是个什么样子。这样一个房间算是画好了,再瞧瞧本子上还有大半空白,于是在旁边画一条直线又隔出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要有些什么呢?也应该有灯。床已经画过了,就换把椅子,添上一个电视机,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电视。有时也画屋外,画一座院子,中间隆起一口井,周围有几棵树。在树和井之间画上几个孩子,手牵着手做游戏……。

  

  儿时总是充满幻想,涂鸦着想象的世界很有趣味也很满足。画得多了,觉得自己喜欢上画画,就想长大要当个画家。像这样的画,渐渐积了整整一本。有一次给老师发现了,给叫去办公室谈话,老师批评道:“你们是祖国的将来,要学科学,学知识,要建设四个现代化,不要画这些什么东西了,这是玩物丧志。”我感觉很是羞愧,觉得老师说得对,自己好像是没有志气。从此也就不画了,也不想当画家了,要努力学知识,立志气当科学家。 ­

   ­­

  高年级后要学政治与历史。中国的历史很长,课本里有很多太祖太宗。讲课的老师很严肃,每每讲起他们的伟大时,语气庄重,一脸崇敬,整个人仿佛笼罩着圣光。可是我总听得糊里糊涂,也搞不大清楚他们有什么区别。只是觉得祖都是最大的,最厉害的,宗比祖要小一阶。反正就像大象吃狮子,狮子吃老虎,老虎再吃豹……,这样一种斗兽棋的次序。谁最厉害就崇敬谁。也渐渐觉得当太祖要比当科学家更有志气。 ­

   ­­

  转眼也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我不是画家,科学家,更不是什么太祖,周围也没有这样的人。满世界最出风头的好像全是政客、商人和明星。电视里每每讲起他们的伟大时,也是语气庄重,一脸崇敬,整个人仿佛笼罩着圣光。就像又回到了儿时的课堂,依旧糊涂,只是没有了崇敬。 

评论
热度(3)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