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冬夜之梦


  文/方便面伯爵


  枕头两边忽然陷下,似乎是有人蹲在上面。额头被一只手按住,刀划过喉咙一阵冰凉。我要死了吗?死了就死了吧,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我想这可能是最后一口呼吸了。怎么不疼?我浮起疑问。    

   

  睁眼,一道三角形的白光伸向脖子。要再割一刀吗?你娘的,我忽然恼怒起来。双手死命扣住那条手腕,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    

   

  又一次睁眼。 

   

  手脚冰凉,额头冷汗。枕头边吹来一口暖气,转头瞧去,是一张毛茸茸的脸,两只乌溜眼珠望着我,原来是猫仔。松了口气,你这家伙怎么蹲在我的枕头上。    

   

  时针转数字2,午夜两点。起身走出房间,猫仔跟在后面。它走到自己的饭盆面前,两只乌溜眼珠向我望来,眼神跟刚才枕头上一模一样。那好吧,我们来看看今夜给你准备了些什么好吃的。还有半碗海鲜饭,你今天运气,都给你吧。猫仔似乎闻到了海鲜味道,喵喵的叫嚷,催着快点倒进它的饭盆。我一古脑儿倒进它的饭盆,瞧着它吃起来,发出啧啧声,一副拼命三郎的气势。我想它才真正可称得上以食为天,让人羡慕。最近总是上火,嘴里苦涩,那些药不怎么管用。楼下一阵犬吠,接着隆隆车声。住在这倚山临港之地,也不怎么安静。    

   

  湿寒午夜,噩梦将人惊醒,无处着落。 

   

  呆坐了许久,该干点什么呢?忽然想起寒山寺,想起那钟声,那枫桥。这附近似乎也有座寺院,却从来没听到过什么钟声。也许是车辆来往过多,淹没在喇叭与引擎声里了吧。早几年午夜会有汽笛声传来,只是不知是扬帆启航还是事成归港。我会想象着港口或许会一两间酒馆挤满过客,喧闹而恍惚。    

   

  儿时也在江边玩耍,捉蟹踩沙。灰色的云,暗绿色的田野,浓雾中的江面,一抹深黑山脉起伏连绵在两岸。雾蒙蒙的天色中,江水一片枯黄。在水天连成一线处,船只若影若现。或是渔船?渔人会向空中撒网来;或是货船?货堆如山,会有满脸胡子又威严的老船长;或是游船?孩童们临窗眺望,幻想着江中水怪或是龙宫。船一只只驶过,船头犁开水面,拖出道道白浪花。岁月也跟着拖出长长的痕迹,深刻在童年的记忆中。 

   

  这真的是记忆吗?还哪部老电影的片段?也许是,也许不是,如同那些若影若现的船只,将一生闪现在我的记忆中。

评论
热度(4)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