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无题


  文/方便面伯爵

  一只蚊子飞过我的手掌时,迅速地合拢又张开。我清晰的感觉到蚊子的身体被挤碎,散落掉地板上,脆弱的生命瞬间结束了。 ­


  活着的我们有时会思考死亡的问题。死亡是什么?停止。心跳停止,呼吸停止,细胞停止,最后肉体慢慢枯萎,腐烂;意识也消亡了。 ­


  对死者来说,这生前的努力,思考,成功,失败,仇恨,恩情,欠的,被欠的,所有的纷扰,所有的印记都随之散去。那些曾经强悍的,那些恐怖的名字,那些叫嚷着很大声的人们也无一不是如此。生时一人,死时也一人,多寂寞多孤独。 ­

 

  想到此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消极情绪,有些茫然,有些恐惧。会对着镜子说:“这倒公平得很,某天,你也将死去。” ­

 

  坟墓。 ­

 

  那里曾经是和我们一样活着,呼吸着,思考着,烦恼着。如今埋在坟墓里,也没什么特别。是否有扫墓,是否有祭奠,也无关紧要。山中的树木杂草根在土里,看起来陌生,不自然,比站在陌生城市里感觉还要不自然。很久前人类从森林和山洞里走出来,每个死亡都把人类带回去。可是,为什么感觉如此不自然,如此陌生?山的年纪比人大多了。山也有变化,不过没有人变得多,变得快。 ­


  又一件死亡的消息落在心头,又涌起那股情绪。哭泣的亲人,哀叹的朋友,我们终究是俗人,路在继续,生活在继续。忽然想起了卡夫卡描述的那种荒谬:一个人投水自杀;沉入水中,随后划出道道涟漪,冒出一串气泡,随后在月色下消失;最后河水合拢平静,河边街道上依旧汽车驶过,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这不就是人生最大的荒谬吗?

评论
热度(4)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