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铸剑


  文/方便面伯爵 


  呼啦啦

  呼啦啦 


  我是一个打铁匠

  光着膀子

  拿着榔头

  站在街头摆摊打铁

 

  ­呼哧呼哧拉风箱

  ­当啷当啷打铁红


  满头冒汗

  浑身流油

 

  汗珠滴落火炉里

  化成一丝青烟

  在升到棚顶前分散消隐了


  这街头也如火炉

  烤干人们的血汗

 

  呼哧呼哧拉风箱

  当啷当啷打铁红

  满头冒汗

  浑身流油 


  黑铁在炉火中熔成红水

  在血汗被烤干前铸成一只笔


  它


  比剑更锋利

评论
热度(9)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