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大西游


  ■文/方便面伯爵

  希腊!西方文明的摇篮­

  巴特农神庙

  从雅典出发到伯罗奔尼撒半岛

  寻找迈锡尼的遗址

  在奥林匹亚古地上,古代男子的幽灵裸奔而来


  到意大利

  被火山掩埋的庞贝古城

  疲倦之旅 ­  


  大剧院里的人形模壳

  血脉清晰的古尸


  罗马的假日,没有罗马人

  留给旅人空城一座 ­  


  小镇、小面馆

  一位请客吃意大利海鲜面的外贸部长 ­

  

  恺撒从未做过皇帝

  罗慕洛斯的传闻


  佛罗伦萨 ­  

  旦丁的故乡

  被判了两次死刑的通缉犯

  吟咏神曲在流浪 ­


  美第奇家族的统治

  玩弄艺术还是玩弄艺术者?


  威尼斯的步行街 

  最棒的交通工具不是贡多拉

  小门小户与傲慢的威尼斯商人 ­


  想到马可·波罗

  他来过东方吗? 


  维也纳

  音乐之城与斯特劳斯 


  萨尔茨堡

  音乐之乡与音乐之声

  萨尔茨堡的姑娘没人骚扰 ­  


  建在悬崖上的城堡


  从神童到巨匠的莫扎特

  人们拿走了他的全部贡献,却弄丢了他的墓碑­  


  布拉格的教堂

  七座山丘之上


  胡斯的呐喊 ­  


  低调的卡夫卡 ­  


  变形记的荒谬 ­  


  作家总统:哈维尔    


  德语:听起来像下水道里的声音 ­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柏林的普鲁士精神 

  寻找黑格尔的坟墓

  纳粹与共产 ­  

  同在一片天空下的马克思与希特勒

  神经质的贝多芬   


  魏玛文豪

  歌德的住宅与席勒的故居

  海德堡的学生监狱 ­

  伯尔尼的阿勒河

  可爱的老人与恐怖的名字:爱因斯坦  


  像模特的瑞士兵 

  日内瓦湖区

  拜伦与希隆古堡里关押着的囚徒   


  高卢雄鸡:法兰西 ­

  巴黎人眼中的外省人与上海人眼中的乡下人

  万恶之都,我爱你­


  塞纳河与凡高墓 

  没有黑夜的香谢丽舍街 ­

  在咖啡馆写作的人

  在我家乡流行着众多不喝咖啡的咖啡馆 ­  


  马塞进行曲

  革命与三权独立

  法国人发明了它们,只是自己不大喜欢 


  摩纳哥方程式的速度 ­  


  记起了西班牙大帆船

  巴塞罗那的大街

  哥伦布的高塔­

  堆积木的高迪

  塞万提斯的苦难人生与唐吉诃德的无厘头  


  


  像雨像雾又像风的英语与英国天气 ­

  喝茶与谈天

  产不了足球冠军的贵族们,与产足球流氓的绅士 ­

  牛津隐秘的风范

  戏剧之王莎士比亚,一个蹩脚的三流演员 

  写故事的伯朗特姐妹 ­  


  圣玛丽教堂的钟声 

  大国们妥协的产物:比利时


  唯一的比利时人:广场上撒尿的小于莲 ­  

  拿破伦的滑铁卢之恨    


  荷兰

  最低的国家与最高的人种­

  风车下黑白相间的奶牛与满眼的郁金香 

  古惑仔的天堂:阿姆斯特丹

  纳税的公共情人与橱窗里的艳女  


  丹麦 

  安徒生之乡 

  奥登塞的红房子

  夜的哥本哈根 


  北方的威尼斯:斯德哥尔摩 ­  

  港口前的蓝天古宅 ­  

  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与诺贝尔颁发仪式 ­  

  从斯德哥尔摩飞向冰岛 

  最谦虚的首都 ­ 


  芬兰 ­

  天边?圣诞老人的故乡?

  最冷的地方与最热心的人 ­

  冰雪之地与桑拿之乡 ­

  风华正茂的赫尔辛基与工业传奇诺基亚  


  世界的保险箱:瑞士

  国际组织云集的日内瓦与只知赚钱的瑞士人 ­

  

  暂停——待续

 

  我累了,再见。­

评论
热度(3)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