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梦醒处,来时路(补档重发)


  ■文/方便面伯爵

  记得一次下班坐公车,风雨很急。

  

  猛然醒来已是终点站。微黄昏暗的站头,漆黑街道,除了司机,无一人,仿佛到了世界尽头。风掀起雨珠打在脖颈上,冰冷冰冷。前一刻窗外是霓虹一线,才没多少距离仿佛来到了被遗弃世界的边缘。都市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一梦醒来,回想自己刚才梦见了什么。似乎一个女人坐在腿上,在耳边腻声细语。我侧头凝视着她,对她的引诱却不禁涌动一股悲伤。随后便想起徐志摩,想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那不胜凉风的娇羞……。

  

  也许是意识到了梦境,努力的使自己醒来。漆黑房间,帘角透进一缕微光,在墙上画一个三角形。心有所安定,还是在房间里,熟悉使人心感安全。

  

  起身坐着,窗外叮叮咚咚。小楼一夜听春雨,其实也没什么好听,单调无趣。身体真是沉重,是不是已经要老去了?那些精力旺盛的日子都在干什么呢?想起校园,想起实验室里充满好奇心的日子。实验室隔壁是间画室,美术系神秘的画室,因为常有谣传那间画室专用裸体画像,常有模特出入。我们一直感到好奇。有一天晚上与几个人偷摸进去,画室里空无一人,画具却齐备。到处转了一圈,也没什么惹眼的东西。忽然一人兴奋叫道:快来看一篮子水果,是不是真的?塑料的吧。说着,竟拿起其中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是真的,不过味道可差劲的很。然后把缺口的苹果翻个身又放了回去,作出个嘘声的手势。大家忍住笑,跑回实验室,议论着明天美术系的女生们的反应。

  

  男生总是做蠢事,女生们总是这么议论着。是啊,真是蠢。

  

  过往的岁月不能回头,往事却时隐时现。生命真的是一场幻景吗?人生如露,大梦如初,窝辈痴绝,较天地岁月,又何足道矣。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