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失格(补档重发)


  文/方便面伯爵


  我在想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那他是不是可以躺进棺材了?  


  记得有一年和N认真的商量自杀的事情。曾经试过把自己饿死,饿两天后,发现以前小说里描写的饥饿到极处会让人想把自己的手指吃掉,原来是真的。自那以后生命变成一个难以挣脱的梦境。  


  一个少年偷窥隔壁女大学生,楼上一位妇人偷窥这个少年。  


  少年偷偷从垃圾堆里拿走女大学生扔掉的垃圾,躲在厕所里翻找。他翻到一只破掉的丝袜,套在头上;他又翻一条用过的卫生巾,蒙在脸上……。陈旧的公寓当门关上时,不知道楼道里发生着什么。扭曲的欲望在都市遮掩下,在夜间偷偷释放。  


  楼道狭窄,灯泡早已损坏。即便完好,点亮时也是昏暗阴沉。从街上回家,就像走进洞穴。能听到可能是鞋底踏着楼道的声音,有时也能从楼上传下来。分明是高跟鞋的声音,却从来没见到年轻女子。偶尔一个老太婆在保姆的搀扶下,缓缓的在楼道里挪动。每遇见这种情况,穿好鞋子,坐在门口大理石板上等上许久,不时伸头出栏杆看看楼底下是不是有人走出来。  


  少年其实有眼疾几乎是个瞎子,瞎子为什么要偷窥女人呢?因为瞎子也是人呢,瞎子的欲望或许来得比正常人更强烈。他戴着医用听筒放在门上,边攥紧拳头,边微笑。这时鼻孔扩大,皱纹挤在额头,真像只猴子,不过比猴子猥琐恶心些。这表情比野兽哀嚎更恐怖,一会儿温和,一会儿扭动,令人毛骨悚然的动物本性。可又想到这本性是人类生命得以延续的基因之一,便只能对自身由衷的绝望了。  


  妇人把少年带回家。妇人看着少年,少年看着地板。  


  妇人: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少年:你怎么知道


  妇人:我都看见了

  少年:你比我大很多


  妇人:那也是女人,你是不了解的


  少年眼眶湿润流下泪珠,妇人挨上去舔舐,将泪水咽下。  


  天亮时妇人像平时一样站在窗前望下楼。少年摸索着从楼里出来,从包里拿出拐杖折开,他举头也向窗口,墨镜后的眼睛似乎也望过来,微微一笑。拐杖敲打着地面,噗噗啪啪,没入街角。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