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都市祭(补档重发)


  ■文/方便面伯爵


  一、死亡


  “笔,钥匙圈,外币……,所有这些东西,还有牧师的项圈。我不知道你收集这些东西”。作家对着妻子的尸体嘟囔着。

 

  在阴暗的房间里隔离着都市,而都市的欲望潜入每个房间,用欲望表述着都市所要表述的。它贴近都市又疏离都市,召唤着生活的虚幻与行动的空幻。真相并不重要,人们想要的是安全,最安全的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由此人们之间互相默契,掩埋真相,但它不会消失,只是埋葬到深处。  

  作家倒阳台上,鲜血慢慢从身子中心向四周散流,形成一个血泊。楼下是灰暗的都市。


  


  二、破坏


  “这个广场对面应该有间茶馆,我每天下午都来和人们聊天,喝茶。我抽着烟看着人们。怎么什么都没有了,问路的人也没有。曾经是多么安静舒适。突然出现了很多人,推车,人们变得不那么和善”。  


  都市饱经创伤。只有孩子偶尔露出笑脸。在冷漠的单元楼里匆匆出门的女人,失恋的青年自言自语;破败街道发生的车祸,一个人躺着,血从身体里流逝;公交里满是麻木与失落的男人。 


  天使没有性别,没有时间。没有过去,也无谓将来。都市里流转的岁月,就像拆碎的房子破碎不堪。天使没有实体,它们看着,听着。它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孤独不是哲学的,而是生活的。生活充满着欲望的重量。死人的血比活人的要咸一点。

  



  三、复活


  “如果你不喜欢海滨,如果你不喜欢高山,如果你不喜欢城市,那么你完了”。一个阿飞坐在抢来的汽车上,踌躇满志的布道。  


  雨把台阶涂成了深色,踏上去能倒映出自己扭曲的身子。从上一直啪哒啪哒的跑下来,溅满身子。霓虹将街道分割为上下两层。人从灯光里进。车窗外流动着五颜夜色。它们熟悉又陌生,有安全感又冷漠残酷。  


  爸爸只在每月身体检查时才拥抱她,真令她心跳噗噗。爸爸很担心,是不是心脏不好。妈妈死后,爸爸不再说话了。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小女孩长大了。她走在街上,挽着一个盲人的手,边走边说:要下一个台阶;刚经过军乐团的鼓手旁;一头马没了一只耳朵;卖花女的丈夫在笑;橱窗里有好多棒糖;闻到香味了吗?那是一位顾客在品尝西瓜;那里有小杏蛋糕,雪糕;经过熟食店;今日火腿价格79元一斤;这是奶酪店,在肉铺前;一个女孩在看着狗,狗却在看鸡;到地铁口了,再见。


  哦,女孩与都市复活了。



  四、活着


  都市如同爵士乐,喧嚣中带些忧伤和寂寞。  


  家;粉漆剥落的房间,床头裸露的灯泡,七拼八凑的床单。窗上的铁栅栏将它与都市隔开。偶尔上街,步行冷僻的街头让自己与周围都市的一切隔离开来,找不到与都市健康的联系方式。  


  和欢仔在桌脚交谈,在厕所与厨房之间散步。  


  蓝闪发光的屏幕上:  


  丈夫:女儿说,一个女人必须学会不为男人嫉妒

  妻子:女儿才12岁


  丈夫:那你更要听她的

  妻子:~嗯


  女儿:你们还没吻够?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