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上帝是个GAY(补档重发)


  ■文/方便面伯爵

  我第一次上台是在小学,说的是相声,自编自演。在小学的时候就能自编自演,该算有点才华了吧。这种牛怎能不吹,想不吹都不行。可是,今天却是第一次公开讲,为什么呢?因为很久没有想起那么小时候的事情了。

  

  人,经常要刻一些记忆在心里,有的刻的深些,有的只是轻轻刮过。

  

  有人说,有人唱。唱的不是歌,是一件永远不能忘记的事情,仿佛在上个世纪又仿佛在昨日。我一直以为会有任何可能,我不知道对待自己是怎样一种理解。

  

  雨又大了,下雨时从窗口望下去街道就变成黑色,晴天则白色。天色雾蒙蒙,对着它,我没想,没有做,连话都没有。

  

  六月,鹿城,入夏

  

  入夜雨便停了,靠近窗户时猛起一身疙瘩,不知是真的凉气,还是醒来时身体疲弱。在房间里走动,清理多日的垃圾桶;翻开柜子,那些陈年的旧书,旧CD,唯一买过的正版CD已经不知去向。想起宽带未普及前,学院路上满是音像店,有卖的,有租的。店里的当时大多打扮时髦,浓妆艳抹,但一开口说话,只能让人叹息。后来宽带普及后这些店铺多半倒闭。网络真的可以消灭一些经营方式。

  

  湿气浓重关节炎发作,起身,做操。郑多燕减肥系列之腹部,动作看似简单,做起来不容易。不过做完之后,缓和关节,甚为有效,欢喜。

  

  几点,房间里没有时钟,一窗黑色更浓重。爱与野心,都算是一记安眠药,使人忘记世界的残酷,安心的入眠。

  

  又落起了雨,越来越响,老天似乎撒野个没完。雨水顺着窗柱流下。下雨的日子应该站在窗前,向远处望去,山笼在雨蒙中。山好像很安静,很有力量。人类的力量呢?为什么好像总会归于混蛋之手。


  有人说上帝把信仰与考验连在一起,可是人们总经不起考验。可是,上帝为什么要考验呢?我好像也没有什么要求上帝的,他为什么又来和我扯上关系呢?真讨厌,他是不是搞基的?


  呸~~晦气。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