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陈十三的鬼故事I



  ■文/方便面伯爵
  公交上满眼是吊带,女人化妆之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只有吊带的颜色与粗细有别的腿才能区分出来。
  
  坐公交很容易睡着,回到家就睡下了。即便极度疲累也只能睡着两小时。醒来后,喉咙苦涩,欢仔躺在旁边打着呵欠,它瞅了我一眼,转身蜷成一团。
  
  复生说:在做完所有的事情后,躺在棺材里,多满足啊。
  
  复生已经六十多岁,上了二十多年小学。他的生日愿望是希望没有明天,没有永恒。这和向往永恒的普通人截然相反。永恒对他来说是诅咒。
  
  东京现在正下着雪,温泉酒店冤魂作祟,女鬼名为初春。
  
  山本一夫面无表情的感叹:女人真是可怜,一方面离不开男人,另一方面又怕受男人骗。
  
  马小玲收服了初春交给和尚超度,这个和尚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孔雀。孔雀手拨佛珠超度亡灵,站在寺院前,天空下起了雪。红色的鸟取门,慢慢覆盖上一层雪花,初春可以安息了。
  
  俅叔在自己的游戏厅举行街霸大赛,不过参赛的都是鬼魂,所以奖品是纸扎的别墅。
  
  天佑六十年后找到了阿秀,病床前阿秀已经奄奄一息。
  
  阿秀:你长的好像,你叫什么?
  天佑:我现在叫况天佑。

  阿秀:以前呢?
  天佑:况国华。

  阿秀笑了,问:你是谁?
  天佑:我就是你要等的人?

  阿秀又笑了:如果你是我要等的人,你一定比我更老。
  天佑:我被僵尸咬了,不老不死。

  阿秀再笑:如果是这样,那你也咬我一口,让我也不死。
  天佑抹了抹眼睛低沉着嗓子:不死未必是好事。

  阿秀两眼开始无神嘟囔着:那起码我……,我可以等下,他答应跟我一起看真的烟花……。
  
  阿秀死了。
  
  一段故事结束,又会有新的故事开始。

评论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