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交错


文/方便面伯爵


  从昏睡中醒来是因为饥饿,欲望还在照顾着这破布袋般的生命。


  

  嘴巴与胃同样苦涩。内衣,毛衣,睡衣,下床。啪嗒一声点燃炉子,火焰绕成一圈,半透明的淡蓝色轻微抖动,仿佛有了生命。

  

  一位友人把丈夫比作厚皮大衣为自己挡住外面的风风雨雨,而情人则是贴心小棉袄,知暖知心。这个比喻堪比张爱玲的红白玫瑰。只是有时情人不甘心做小棉袄,又不愿成为累赘的皮大衣,却又想做点什么。矛盾纠结在午夜里爬将出来,一点一点嗜咬你的心,嗜咬你的肺,嗜咬你的灵魂,嗜咬你每一根神经。你张口要想喊叫,却发现只能张开空空的嘴巴,发不出任何声响,仿佛喉咙已被剪断。

  

  世俗生活真实琐碎,灵魂很容易被消磨的愚钝。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是一袭华丽的袍子,上面布满虱子,可是幕布已经拉开,没人躲的过。”


  


  孕育如果是偶然发生,那生命也是偶然的,我的,你的。偶然相遇,偶尔招呼,偶尔也会同走上一小段路,或许彼此相处一小段时光,然后各自交错,各自走过,各自进入不同的站台,各自上车……

  

  我向左走,你向右走。

评论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