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又遇失眠


  文/方便面伯爵

  从外归来,精神松弛下来。

  身体慢慢变得沉重

  似乎要压垮双腿

  疲惫时舌头就像卷了一层纸

  吃什么都如嚼蜡

  

  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读屋内“剩闲书”

  

  无话可说

  我纵情的结果,就像残破光秃的山头

  

  歌者悲欢

  存在过一个时代,那是中国人还很有自信的时候,它不属于一个时代,而属于全时代。

  

  人类评价如是,人类世界,中国人的世界

  

  混迹个什么

  

  不停的讲话,一阵眩晕,完全不知说过什么

  

  闭嘴时才是真实

  

  那真实是冷峻,阴郁

  

  那真实在躲藏

  

  回到家时,第一件事是跟小欢讲话,不停的讲。

  

  小欢总是竖着耳朵认真的听着,从不争辩

  

  乌亮的眼睛一张毛茸茸的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它永远也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在干什么,它只是呆呆得望着我

  

  再多过几年,它会死去,然后是最熟悉的那些人,最后轮到自己

  

  生命的孕育与落幕同样难堪,同样孤独

  

  不停得播放老歌,一首接着一首,缅怀过去的时光,沉入沉入

  

  我歌月徘徊,我醉影凌乱

  

  浪奔,浪流

  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淘尽世事,那世事也如剧本角色吗?

  

  仙山隔云海,霞岭玉带连

  据说世外有天仙

  

  天仙该有人羡慕吗?不食烟火,有欲无求

  

  是是非非,不离不弃

  醉生梦死,再生天地

  

  名字消磨到零,无从痕迹

  

  譬如朝露,断了梦


评论
热度(2)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