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记』第二十日,胭脂扣


  文/方便面伯爵

  “这个胭脂盒,我戴了五十三年,现在还给你,我不再等了。”五十三年后她找到了十二少,阴阳相隔,看着白发苍苍的十二少,如是说。


  


  五十三年,三代人世,女鬼容颜与心意停留在殉情的那一刻。爱,被鬼留住,被现实消解。


  


  时空推移,岁月流转,期盼哪天重遇。在时间之外等待,心儿焦涩。静静的等待,不过如此;


  爱,不过如此。粉墨登场,咿呀人生,唱几段勾栏瓦肆,落幕在即。


  


  誓言幻作烟云字

  费尽千般心思

  情像火灼般热

  怎烧一生一世

  延续不容易


  


  负情是你的名字

  错付千般相思

  情像水向东逝去

  痴心枉倾注

  愿那天未曾遇


  


  只盼相依

  哪管见尽遗憾世事

  渐老芳华

  爱火未灭人面变异


  


  祈求在那天重遇

  诉尽千般相思

  祈望不再辜负我

  痴心的关注

  人被爱留住

  祈望不再辜负我

  痴心的关注

  问哪天会 重遇


  


  戏子独自排戏,角色对白,声嘶力竭。蒙住双眼重现那一幕,篡改那天的初遇。如玉容颜,几度寒暑。痴心痴意千般倾注,再问哪天会重遇?


  


  不要走了,在我的眼里住下,醒也听你说话,梦也听你说话;


  不走了,在心里住下,哭也听你说话,笑也听你说话。


评论
热度(4)

© 方便面伯爵 | Powered by LOFTER